3C頻道

先說一下這篇的來由。
不久前我接到了日本某電視台的詢問,他們想要製作一個海外如何看待傳播、理解日本文化的節目,希望能引用〈只為一個女子高生服務的車站?關於上白瀧車站存廢的美麗、鄉愁和真假〉這篇文章提到的話題:漫天飛雪的北國大地為了一位女子高生上學而行駛的列車,情感和人之間的羈絆不僅具備戲劇張力,更隱然成為我們對於日本印象的再強固。

該節目想要探討海外如何透過網路傳播來想像日本的美好與錯置的移情增添。我寫這篇純粹只是因為整個畫面令我聯想到新海誠的《雲之彼端》,劇中男女主角通車的列車與新聞中原田華奈通車上學乃是同型號列車,那個偌大且荒涼的大地,寂寞的身影和荒廢車站,或許更觸動了什麼遙遠的青春鄉愁。

在溝通中,日方還注意到我還寫過很多類似的作品,例如關於動漫中的顏色與「雪月花」的印象傳播、透過村上春樹《1Q84》中 Little People 之理解探討台灣、中國和日本看待政府與個人權限的比較(這篇在日本有被介紹,但其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有什麼類似的案例,因為現實地理或是國情差異而產生的文化認識差異可以作為新節目的探討點,我後來想到了一個也與列車有關的議題給對方參考,本篇就是我提交參考的內容:

「對台灣的我們而言,寢台列車是一個以時間投射景色變換的器物情感追尋,但現在正變得遙不可及。」

現實的地理限制

簡單來說,因為國土面積和地理環境的先天性限制,台灣並不需要寢台火車與高速公路旅館。隨著高鐵的興起,就算出差開會聚餐,晚上十點、十一點依舊可以搭上高鐵,在跨日之前回到自己的家中,這使得台灣就較難以形成那種出差開會用的連鎖商務旅館,也沒有寢台火車設計的必要性。

日本商務旅館的價格就是針對日本各大企業所提供的出差條例贊助而設定的:超過一定距離金額後,在當地住一晚會比搭新幹線回去還要划算時,就會選擇住商旅,而日本商旅都有附加等價「禮物卡」的住宿組合就是讓你補差價報給公司用的,順便可以小酌一番或是買個伴手禮回家。

而在歐美某些高速公路交通比起火車更為發達的國家,更會在高速公路的休息站中普遍設立旅館或住宿地。例如筆者有次印象很深的是開車從雅典前往德爾菲,沿著高速公路行駛到海岸線時,沿路就有叉路可以直接彎出去到達海灘,成群的遊客正在度假戲水,旁邊就有旅館和相關海灘戲水設施可以借用:彷彿在說不要繼續開車了啦,直接離開原本的路線來玩水吧,累了就睡在高速公路旁的旅館,明天再出發。

在台灣,我們不需要也沒有設計這樣的措施,而對於懷抱寢台列車的情感,想要聆聽火車碰觸鐵軌的聲音,伴隨著微微的震動與喀喀的聲響入眠、在車窗中遙往景色變移的人們,最方便的地方莫過於就是日本了,因為這是個有把寢台列車當作文化品牌的國家。

但隨著藍色列車的全線廢止、JR 西日本「黃昏號(Twilight Express,トワイライトエクスプレス)」、JR 東日本「仙后座(Cassiopeia,カシオペア)」的停駛,取而代之的九州七星與即將登場的「瑞風」和「四季島」都採取了全新的商業營運設計,非常複雜的手續且昂貴的要價,這反而使得過去想要圓夢寢台列車的一般觀光客望之卻步,再也不是牙一咬,努力一下就能搭的程度了。

逝去的寢台青春

寢台列車的存在,正體現從「交通移動」到「休閒觀光」,再到「豪華享受」的營運轉移。

一開始,寢台列車作為一項有效的交通工具,大約在 1960 年代抵達顛峰。伴隨日本的經濟起飛,戰後嬰兒潮在 1960-70 年代抵達青壯年,都市化的結果使得大量青年外出前往大都會工作,也帶動了交通網路的建構,作為經濟交通動脈的山陽、東海道新幹線也是這時期的產物。大概在 1965 年前後,一天從東京車站開出的寢台列車可達十輛以上,

其中利用 20 系列車組成的寢台列車,如朝風(あさかぜ)、瑞穗(みずほ) 、櫻(さくら) 、隼(はやぶさ) 、瀬戸(せと)、曉(あかつき)、銀河(ぎんが)、出雲(いずも)等因為大多塗裝青藍色而有了藍色列車(ブルートレイン)的稱呼。它們滿載那些今晚從家鄉出發,明天一早就在要大阪東京面試工作的年輕人,在車上一夜,遙寄人生未來的期許希望,一路向前。在那個沒有高速鐵路、國內航班線或新幹線稀少且昂貴的時代,寢台列車作為一種效率便利的交通工具,利用晚上的睡眠時間在明天清晨抵達目的地,省去白天的通勤時間。

隨著時間變遷,新幹線的發展、國內航空公司和高速夜行巴士的競爭下,寢台火車逐漸失去了優勢,讓一個只需要二三個小時的旅程拉長數倍,不僅耗時,也不合成本,所以除了刻意的懷舊,這種長距離的夜行寢台列車便不斷地在每年的時刻改正中被淘汰。2005 年 3 月 1 日朝風停駛,2008 年 3 月 15 日,那霸、曉、銀河停駛,日本海、北斗星大幅減班。2009 年的 3 月 14 日時刻改正,富士隼號也被丟進了記憶之堆,從此藍色列車全廢。

2009.3.14 最後一班藍色列車富士隼號行駛進入東京車站

在這裡,寢台列車從「交通」意義走向了「觀光」意義,最顯著的代表就是「黃昏號」和「仙后座」,剛好代表 JR 西日本和 JR 東日本的豪華寢台列車(另外,嚴格來說, Sunrise 瀨戶出雲號仍保留交通的意義)

黃昏號和仙后座依舊班班客滿,尤其最高級的 A-1 景觀包廂更是一票難求,訴說著火車有著獨特且浪漫的風情:不只是交通工具,更包含了一種水文地理、風土人情的傳遞,隨著車軌前進,逐漸讓乘客感受到旅行的魅力,文化沈澱之美麗。

在台灣的我們,由於無法網路上預定寢台特急列車,而且基本上 JR 只能購買一個月之後的票券,所以網路上就產生了許多搶票的變通方式,以及 JR PASS 如何抵用等等相關攻略教學都非常地多,因為:其實大家都想要做一趟這樣的寢台火車,這是在台灣的我們沒辦法體驗的景觀人文風情。這趟仙后座或是黃昏號的北國之旅自然所費不貲,票價比台北飛日本的機票還要貴,但還不是付不起的程度。懷抱這一夢想的人,時間排得好,牙一咬,一趟一萬多元台幣的旅程可以實現夢想,絕非難以企及。

但是,隨著 JR 對於寢台觀光列車營運認改變與黃昏號、仙后座的停駛,現行的九州七星與即將登場的瑞風、四季島這些新的豪華寢台列車,一個人一趟要價 10-30 萬台幣的費用,再也不是我們負擔得起的旅程了。

故我認為:對於台灣的我們而言,這種搭乘寢台火車過夜旅行的風情,正從美夢可成真變得遙不可及。

豪華寢台結合地方觀光產業

坦白說,從帶有火車旅行的過夜旅行轉變成「完全由火車包辦的四天三夜」豪華旅行並不讓人意外,被稱為「豪華郵輪列車」的九州七星就是一個代表的例子。環繞九州一圈,途中與境內的知名旅遊景點、老舖溫泉旅館配合,完善一個四天三夜的豪華旅行,除了一個晚上以外,其他二個夜晚都在火車上渡過。針對遊客設下了嚴格的對應制度,

例如九州七星號規定報名後就不得全體更改名稱,最多只能更換旅程中一名乘客之姓名,而且還要求一萬元日幣的更名手續費,從一開始進入到候車月台的享受到引導登車,全都搭配了五星級的 VIP 享受,讓整個旅行就好像你在坐「路上的豪華郵輪」一般,事實證明這樣的旅程更受到歡迎,而且比起過去黃昏號、仙后座這樣帶領觀光客前往北海道(比起仙后座,JR 西日本管轄的黃昏號前往北海道還要支付給 JR 東日本更多的路線使用費)

上圖分別是瑞風、四季島與現行的營運路線圖。都配置有四天三夜、三天兩夜與兩天一夜的不同行程,但和過去跨過其他 JR 管轄地的旅行設計不同,目前這些豪華列車都採用了環繞自家管轄區域的設計。並與地方觀光產業、旅館、相關文化進行深度結合,更是多方互利共享的局面。而把費用提高到一個程度時,整個稀少性和矚目度也更加提升,甚至還有一個人可以使用一整節車廂的豪華包廂設計,都是過去寢台列車所沒有的設計。故不管是九州七星、預定 2017 年夏天登場的瑞風或是四季島,目前幾乎都是額滿,你就算有錢也要排隊。

「阿,下雨了」望著車窗外,雨水打在寬廣的玻璃上
「什麼都別想,偶而發發呆也不錯」
「好懷念,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什麼事都不用做了」

火車碰觸鐵軌的聲音,發出了微微的震動,伴隨著喀喀的聲響

「原來…..大家都是靠花錢,才能買到這樣的時間」

她像是喃喃自語的說話聲,和車窗外的雨景,悄悄地融成了一體。
當時的我,好像有點想睡覺
也好像有點寂寞,更好像有點幸福
關上房間的燈,整個晚上,她就睡在旁邊
好幸福,但胸口像是被什麼堵住,感覺很煎熬。
我一邊,看著無色透明的日本海
一邊沿著圍著黑色岩石的細小國道
不斷向北

上文出自《蜂蜜幸運草》的某一段,為什麼要搭乘這樣的火車之旅。當我們已經離開學生身份,出了社會開始賺錢後。緊迫的時間,催人的手機。想要擺脫這種急忙的生活,最好的方式就是搭乘這種緩慢的長途火車。火車慢慢的前進,把景色帶到你的眼前,讓時間慢慢的在你手中浪費,看著窗外的景色流逝,感受時間正在流動。這一刻,突然體會到了我也可以如此悠閒的享受著時間,作一個一千五百公里的夢。

我好推薦上面這個影片,因為這是一個寢台鐵道迷連續八天七夜都在火車上過夜的紀錄。裡面詳細述說了他是如何準備這趟旅程,弄到全部的車票,然後像個笨蛋一樣來完成這一八天七夜的寢台火車旅。他明明住在京都關西,卻先坐火車到東京坐寢台回關西,之後為了不同寢台,從東京坐到札幌,再從札幌坐回東京,在坐去札幌….有夠傻,但真的是愛….



Source
TETSUDO.com| https://www.tetsudo.com/event/13345/
四季島官方網站|http://www.jreast.co.jp/shiki-shima/course.html
瑞風官方網站|http://twilightexpress-mizukaze.jp/index.html
九州七星官方網站|http://www.cruisetrain-sevenstars.jp/
http://www.geocities.jp/yoshizumieto/08-sincyaku/2013/1203/index.html